• 2006年12月27日

    伸懒腰ING

    啊~~~~~~~我废够了,该爬起来了……

    今年一年被几个女人打倒到现在,荒废了整整一年,产量巨低……我决定洗心革面开始重新做人了……不然再这么下去我就废了……

    整理一下思绪,给自己做个计划表吧~~之前在MSN上说过,明年想要礼物的请及早来报名,不然到时候再要我是给不出来的~~

    首先当然是要整理网站,把整个站重做过,毕竟斯洛伐克的空间被屏蔽掉了,要去只能用代理,我自己现在都上不去,当然不可能再更新了,现在要开始重做整个站,把东西都移动到我买的美国服务器上去~~当然小说区依然还是了乐趣那边的备份,能上韩国那边的各位也尽管上,只不过我自己都没办法去更新而已……

    第二件事就是把之前的作业全部整理一遍,做份PORTFOLIO,然后写份新的中文简历,该开始找工作了。(合掌)

    三嘛……下个月儿子生日,跟我要了文……不过在此之前,老婆先要了惇策短篇,而我已经在写了,所以应该会一起混着写吧……之后写文的时间会越来越少吧……我知道很多同志已经跟我要了一年了……特别是《Son of Demons》和《天龙》,但是我实在没时间写……请原谅……当然一旦有时间就会去写的……(鞠躬ING)

    四,很重要的一点,我要改风格了,当然是画图的风格,我以后会更多尝试手绘的……其实这两天买了不少工具,只不过没时间弄而已,最近光为一些证件的事就忙晕头了……

    五,同人志的稿子,还差一章收尾,依然打混没写……OTZ……

    差不多想得到的这几件算是最大的事了,其他还有一些事,只能是看着办了,比如像电脑又要重装系统什么的。这回买的系统盘太OX了,竟然是被改造过的,很多功能不能用,甚至连声卡驱动都没有,害我机器不能听歌不能看片子。我怕手提中毒,一直不敢用手提上网,所以目前只能抱着手提在床上看片子。

    +++++++++++++++++++以下是牢骚++++++++++++++++++++++

    说起来,有件不得不发泄的郁闷事。那天去申请办理学历认证,因为杭州有两个办事点,就近找了人才市场那个,结果遇到一个贱人。一进门,我妈先说想问一下认证的事,结果那人背对我们说先坐吧,然后玩他的电脑很久后才转过头来说,“怎么还叫你妈妈跟来,看来你在国外也没锻炼好。”我当时愣了一下,因为我家住得离市区非常远,所以我妈开车送我过来,我想他大概是误会以为我不会做,叫我妈给我来跑,我就说:“我只是叫我妈做车夫也不行么?”他就很阴险地皮笑肉不笑了一下说:“我们这里有规定,凡是家长陪来,我们是不给办的。”我当时觉得真好笑,难道他们上面的人脑子都进水了,这么可笑的规定,是为了啥目的?我跟我妈一起出门办事买东西,顺便一起来了,这都有错么?真奇怪,我先是没响,他又继续说下去:“你这样我要让你再多跑一趟了,下次要你自己来才行”我当时有点不耐烦,我是来办事的,不是听他教育的,何况他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事就随便这么说我,我凭什么要让他这么鄙视。他看我好象脸色沉了下来,就问我有没有网上注册过,我说没有,我不知道这回事,他又开始教育说:“你们这种年轻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就只会指望父母给你们做”我顿时火大了,说:“没有人告诉我有这么回事,我怎么知道要先去网上申请”也许是我态度有点硬了,我妈推了我一下,然后那贱人就说:“是你自己不问啊,你自己都不去关心一下” 我当时真觉得好笑,从我出国起,谁告诉过我这种事了?没有人告诉我有这么回事,我怎么可能去问啊!?太好笑了吧!

    随后那J人就开始装B了,说:“你这样我肯定要让你再跑一趟的,我们这里现在在搞实习,人都不在,你要在我这里办也可以,但是要等很久了。要么你就去省里的点办” 我说那你能不能告诉我省里的联系方法,他说:“我不知道,网上有的,网址太长我记不住,你自己去查吧” 我当时真是想大笑,人家付你钱来这里喝茶看报纸的吗?在这里工作却连一点事都不知道,竟然还好意思数落我?真他妈的不要脸,要装B么也装得有点样子好不好!连装B都装不好的人他妈的不是废物是什么?当时我很火大地扭头就走,反正他都这样说了,摆明就是不想给我弄,多说也没意思。碰见这种贱人只能自认倒霉!我妈跟着出来就把我狂骂一顿,说我脾气怎么这么大,我说你不看看他那个几歪样子,不办就不办好了,又不是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办!我妈说:“还不怪你自己都不先问清楚。” 我当时真是气不打一出来,我跟她说:“举个简单的例子,我要是不知道世界上有苹果这种东西,我怎么可能问你哪里有苹果卖?”我的确没有问过这些事,但是那是因为我从头到尾都不知道有这种事存在啊!怎么都不讲理呢?我妈就说:“怎么那么多回来的人都知道,就你不知道?” 我当时真是笑出来了,凭什么别人都知道我就得知道?我说:“那你怎么不问问我的中介为什么不告诉我呢?为什么人家中介都告诉他们了?” 说来也够火的,我第一个中介是个烂人,拖了我一年时间,让我晚读一年大学,后来因为他被很多人告发,中介公司才知道有这么回事,把他开除了,后来那个中介虽然很快给我办了,但是跟我只见过一次面,什么都没跟我说,我就是那么一头雾水,一脸茫然地上了飞机去了澳大利亚,到了现在,我妈竟然还问我为什么不知道?我真想问,有谁跟我提过这种事了?我原本以为回来就可以安心找工作,谁知道中国会有那么多麻烦的规定啊?我又不是政府机关里工作的人,这也要怪我自己不知道么?太可笑了吧!

    总之这两天的心情一下子就被搞坏了,之后我自己在网上找到地方注册认证,但是到现在还没有回复消息,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都放假去了……对于以上那种贱人,虽然我妈也说现在这种人到处都是,不忍不行,但是我实在看不惯那种做点小官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的态度,真他妈的激气!国外从来也不会遇到这么没品的人!如果这也是我要在中国适应的一部分,那的确是让我后悔回来了!

    ++++++++++++++++++++++牢骚完毕+++++++++++++++++++++

    今天看了《夜宴》,对于拍摄手法,背景道具等一系列东西的确很认同,的确是表现出了电影也是一种艺术的感觉,但是这个故事还是平淡了一些,之前我曾经期待能看到像《死亡笔记》中那种极端的勾心斗角与智力之争,但是后来这部片子只讲述了几个人恋爱而已……我觉得很好奇的是,殷隼似乎对自己的亲妹妹有不同于一般兄妹的感情,他像是这个故事中的调剂品,与其他人的静默相比,他的表现像是火焰,然而感情却像被压抑在冰下的微小火苗,永远也不敢燃烧,不然融化的冰水将浇熄他自己。其他几人,行为上端庄文雅,心底的火焰却燃烧得像那茜素红一样……

    其实我很乐见于这样高水平的电影,只不过故事的平庸又总让我觉得惋惜。看过《死亡笔记》和《骗子游戏》后,对于那种阴谋算计的东西已经升华到一种艺术的境界,真正缠绕在真实面前的阴谋是永远也解不开的。国内的导演而言,目前似乎我只见到张艺谋有过类似的东西。像《英雄》中,无数个猜测之后,真实出现的那一刻,似乎就像一朵白莲涌出水面的感觉,拨开重重迷雾,真实竟然是那么脆弱的东西。脆弱到一碰就碎,让人无法相信那是真实,甚至以为是另一个骗人的鬼把戏。这就是人的欲望与期待造成的结果吧……

    PS:后来我家邻居也跑来我家里跟我妈讲了一下那个贱人的事,她的女儿也是在国外毕业后回国的,因为她女人已经上班,没时间弄,所以就邻居家的阿姨自己一个人去了,那贱人也说了很酸的话,然后装B了半天,那阿姨也气得半死,我妈这才相信,根本是那个贱人心理不平衡!

  • 2006年12月25日

    Merry Christmas!

    首先祝大家圣诞快乐!

    回来一个星期了,完全如我所料,丝毫没有时间,就算上网也都只是挂机下东西而已。每天都在忙碌着,但是却根本找不出自己究竟做了什么。想起一个星期前就发出的圣诞图,我突然觉得自己对自己的判断果然很对。现在连日记都没时间写了……其实倒也不是完全的没有时间,真要怪的话,就怪冬天太冷了吧……比起坐在书桌前敲电脑,我宁可躲在被窝里抱着笔记本看动画片……反正每次一回家都是冬天,这时产量就会巨低……其实今年的产量总体而言就很低,因为三段感情使我彻底荒废了……虽然也知道自己这样下去不行,但是却怎么也振作不起来了。

    回来以后虽然经常在跑,但是其实心理一直在计划后面要做的事,究竟是继续读书还是去找工作呢?虽然很想继续读,但是国内研究生要三年,等我出来就变老头子了……而且想到还要再当三年米虫,给爸妈造成的负担也不小,他们已经很累了,该退休了……虽然我的计划有很多,但是真正能实施的,我还在衡量比较中。

    这两天陪朋友过圣诞,也到处走了一走,看到了不少变化,如我之前所预料的,不适应的东西真的很多。中国人的确多,也的确不礼貌,这两点是让我最无法接受的,特别是后面一点。穿插在人堆里,总会忍不住说句SORRY,但是其他的人却永远都只会大骂着向前挤,看到这种状态我总忍不住想往后缩。之前我曾经跟朋友说过,再小的事也要注意礼貌,人和人之间只有用礼貌才能体现出相互尊敬。相互尊敬不是一个教条,而是一个维系整个社会的最基本原则,相互尊敬的情况下才不会有混乱和谩骂叫嚣,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也许很多人觉得我这样跟古板,有些朋友在我跟他们说谢谢时还嘲笑我,但是无论如何,我觉得做人就是应该遵守这样的基本原则,也许我的想法的确是很古板严肃,但是我不觉得自己有错。

    下面来发些近期的照片~~笑~

    这是我家吉娃娃~这身小衣服和头套都是我在澳州给他买的礼物~~但是戴上实在太可笑了!!滚地ING

    http://tanbifever.blogbus.com/files/1167022668.jpg

    清波门附近公园里到处都装饰了彩灯~~倒还挺有过节气氛的~~晚上那边的饭店也都几乎全部满了~

    http://tanbifever.blogbus.com/files/1167037778.jpg

    去年涌金门那边有个非常高大的圣诞树,今年倒没去看过,不过这棵就是在清波门外立着的~ 现在全市到处都可以找到很多圣诞树~~

    http://tanbifever.blogbus.com/files/1167037837.jpg

    从这边朝湖滨望,与从湖滨朝这边望,完全是两种感受~~

    http://tanbifever.blogbus.com/files/1167037909.jpg

    红泥旁边的新饭店,不知道什么时候开的,但我觉得应该挺新的,叫FLORENCE DINING HALL,整个店全部都是红色,店里所有等都是大红色的,朋友跟我说,在那边吃完饭出来,眼睛肯定看啥都绿了……但是我觉得这家店的设计风格很不错呀~

    http://tanbifever.blogbus.com/files/1167037966.jpg

    啊……那本一万三日元的《伊达政宗——木村宇右卫门觉书》已经入手……帮我带书过来的日本叔叔说他们家全家都看不懂,他的女儿们还问他说我是否真的看得懂,我爸因此对我妈牢骚了N遍,我妈又对我牢骚了N遍,我说这很正常,随便找个日本人问问,能叫得出战国武将名字的有几个?再简单的例子,找个中国孩子问问,三国人物叫出几个?一样的道理,我研究这行我当然知道,而且古日语中汉字很多,现代的日本人很少学汉字了,看不懂是当然的呀~~至少我翻了翻觉得还行,跟之前买的那些差不多,大概是没细看吧……不过这本已经经过重新编辑了,跟原本的古书还是有些不同的。

  • 2006年12月17日

    Good bye, Australia!

    今晚半夜11点45的飞机,我即将踏上回国的旅程。

    一边收拾着行李,计算重量以免超重,一边却又不断考虑着还有什么能带走的,说实话,什么也不想留下。

    回忆起三年前自己第一次踏上这片土地,紧张,茫然,无助,一切负面的情绪如同潮水一般涌了出来。然而,一边接受着西方文化的洗礼,一边却又享受着到处充满新奇事物的乐趣。不过BRISBANE是个没有太多娱乐的地方,虽然号称澳州第三大城市,却连杭州一个区都不如。总之,澳大利亚就是这样一个落后的资本主义国家,所以才会被称为是资本主义的农村吧。所以,很快,大家都沉浸入澳大利亚最有特色的生活方式中——懒散。

    一开始还会因为下午五点商店就关门,晚上九点就上床睡觉感到郁闷,后来习惯了后,也觉得跟家里么啥区别了,毕竟我本来就是个不爱到处跑的御宅族。

    之后逐渐发现,习惯后了的生活,依然是每天上网,游戏,去学校上上课,回来混混作业,只有写论文时要经常搬几十本像词海那么厚重的书回家铺得满地都是。一开始还得在房间跳着走,结果撞到好几次,后来干脆就踩在书上了……

    三年的时间不算短,而这三年,虽说算不上人生最美好的时光,但是也是年轻的一部分,一去不复返的三年……也许三年时间的确改变了些什么,但是至少我依然觉得我还是那个我……

    三年时间,说不留恋是假的,但是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留恋些什么,或者说这里还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也许只是一种习惯而已吧。只不过,这三年,我失去了要好的朋友跟心爱的人,三年后,我依然与来之前一样孑然一身,没有归宿。也许真像我星命盘里那样,受太多射手座影响,让我要不停奔波,永远也无法停顿吧……记得幼儿园时,邻居家姐姐上我手上有九个斗,骑马的命,我当时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现在想来,可能就是说我要不断在外漂吧……MA……反正只要有网络,到哪都一样…只不过,我这种御宅族竟然会到处跑,实在是种讽刺。

    前几日朋友很兴奋地跟我说她要出差,第一坐飞机,很兴奋,我在那顿时说不出话来了……她比我小一岁,连飞机都还没坐过……人的境遇真的是差别很大啊……记得我第一次坐飞机是13年前,此后每年至少会坐2-4回,我从来没想过自己的朋友竟然还有长这么大没坐过飞机的……我并没有鄙视她的意思,只是突然觉得自己的生活是不是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变得跟身边的朋友都不一样了呢……

    这几年回去时,我的确感受到一种不同的气氛,无论如何也无法融入国内那种环境中了,总觉得周围的一切陌生得可怕,所以一想到回国要适应自己原本出生的地方的生活,就觉得这件事真可怕。虽然我适应力很强,到哪也死不了,但是要习惯却有些困难,也许需要好几年时间,说实话,我也是今年才对澳大利亚的一切变得习惯的,结果刚刚习惯竟然就要回去了。MA……但是我并不想在留在澳大利亚这个无聊的国家,真要我选,我宁可去欧洲。

    突然觉得自己写日记真是一件好事,把这些年间的点点滴滴记录下来,这让才觉得人生比较完整,不然像我这个健忘得跟老头一样的脑子,过了三年也跟没过一样……等回家后我会整理像片发上来的,只要我还记得的话……OTZ……

  • 2006年12月16日

    圣诞节贺图!

    虽然我昨天就更新去站里了,但是朋友说我站子进不去了……OTZ……所以干脆这里也贴吧……

    离圣诞节还有一个多星期,但是提早画了,因为到时候我可能会非常忙……也许会不在家一阵子……其实答应了好多朋友要陪他们过圣诞节,家乡的两个,北京的三个,还有上海5-6个……都是答应了回去就去看他们……正好就是圣诞节那段时间吧……哎……甚至还有人说要提前预约,我在那郁闷了一晚上……MA……没有恋人的女人们都很闲……这是我得出的结论~~~笑……不知道这个恋人替代品要做到什么时候……

    贴图……

    http://tanbifever.blogbus.com/files/1166231105.jpg

    之前那张政宗殿,9月时画的那张,简单上色完了,加了个背景,原本想画得更细致一些,所以一直拖着没画,后来翻翻文件夹,画了一半的图太多了,干脆就拿来快速加工吧……目前手头上还在画天龙那张插图……因为是新年礼物啊……

    朋友说我家空间也许被大陆给禁止了,所以我打算把整个站搬到自己新买的空间上去吧……为了让系统容易更新和维护,我计划把整个系统做成PHP的,不过我目前只开发过一次PHP系统,是非常简易的那种,如果要做成整个站,也许会比较麻烦,不过也算是一次好的尝试吧……

  • 2006年12月15日

    我毕业了!!!

    真的是辛苦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这个时刻啊!我终于毕业了!OTZ……

    不过今天去参加毕业典礼非常地不顺利!搞得我很郁闷!!

    早上八点半起床,因为毕业典礼是11点,我想先计划一下行程,亲友团我只请了JENNY一个人,但是她爸妈昨天过来了,所以还得计划他们的行程。学校很贱,毕业典礼亲友入场是要钱的,$23,真会赚!

    洗完出来考虑穿啥衣服,我长这么大没穿过裙子,但是这边正式场合女性就必须穿群子,我在那郁闷了很久,虽然之前特意买了一条,但是我犹豫要不要直接传去,最后还是决定穿裤子,把裙子塞包里,到时候再换,然后给鞋子喷蜡,这鞋也是为了毕业典礼而买的,= = 毕个业得花多少钱啊!OTZ……

    趁鞋子干的空档开始整理东西,结果第一个危机出现,学生证不见了……前一天我还出过门的,顿时怀疑自己是不是随手丢东西的毛病又出现了,所以把学生证落在哪了……在那翻箱倒柜半个小时,把自己原本整理好的行李全部都拆开倒出来,就是找不到,最后呆坐在那想办法,把自己刚刚整理好今天要带的包又给倒了出来,结果发现他妈的就在包底,顿时巨郁闷……此时已经9点半,我还没意识到最大的危机。

    出门做BUS,平时半小时的路,今天也算邪了门了,不堵车,没人等的情况下,那司机慢悠悠开了50分钟!这是我来这三年第一次从我家坐车到CITY需要这么久!全凑上了!这也是最大危机的隐患之一,只可惜我那时候还不知道。10点20到了CITY结果找不到CONVENTION CENTER,我一直以为MUSEUM对面那个就是,结果竟然不是那!连忙电话朋友,但是没有一个不是路痴的,全部都告诉我错误的信息……最后正好碰见JENNY跟她爸妈走来,就一起去了,到了会场,已经10点40分,想着赶快去换衣服,结果卖票那姐姐也不知道怎么秀豆了,我跟她说买张票,她拿着我学生证翻箱倒柜找,找完问我,“你有其他ID么?”我正想着为什么买票还要看ID,就叫JENNY拿了她的,结果那姐姐又找半天说找不着,我正想问她找啥呢,她问我:“你有没有在网上预定?有没有用电话预定?”我说没啊,她又问“那你有没有在网上付钱?”我操,我都没预定怎么付钱啊!你傻了啊!她又问:“那你是要现在买票?”废话!我站在这五分钟之前就说我要买票不是么!这时已经有些火大了,结果好不容易买了票,赶到入口,已经10点45,然后就遇到了人生最大危机!被拦住了!

    门口一个死胖子警卫拦着我说,你迟到了15分钟!JENNY问过INFO说提前20分钟都可以进,那时候因为买票害我耽误了五分钟,现在这死胖子竟然说我迟到15分钟?他说“你们这些学生应该提早两个小时来!9点就该到了!” 操!我的确有一点点印象,不知道在哪看到过,好象说学生最好提早两个小时进场,但是他说的是最好,不是必须啊!要是必须我肯定7点就出门了!然后我就跟他辩解说我不知道,当时已经有些火了,他说我肯定没仔细看学校寄的通知。废话!学校通知里一包广告,我还以为那都是广告信件呢!谁会去看啊!然后我问他:“I'm late for what?!” 他就开始解释说,“我们在你们入场前必须做一系列的手续,要注册,穿学士服,教你们礼仪等等……” 我在那郁闷啊!此时正好VERONICA带着她父母和BF来到我身后问:“你怎么还不进去?” 我说:“被拦住了!他说我们迟到两个小时!” 然后她BF就冲上去跟那个警卫求情,说我们都是海外留学生,家长来一次也不容易,就放我们进去吧,反正还没到时间呢,那警卫突然就火大了,说“你们已经迟到两个小时了!我不可能放你们进去!”她BF也火大了,说:“you cann't do this to us!”(你不能这么对我们!)那警卫还来劲了,很嚣张地说:“of course I can!”(我当然能!)

    注意,这里他用的是of course这个词,在澳大利亚,这个词除了sure和certainly的意思外,还有一个与其他国家不同的意思是“Are you stupid?”(你是笨蛋吗?)

    这时候我真想骂他don't be silly,但是这时候吵起来根本没有意义,时间在不断流逝,里面就快要开始了!此刻出现了一个大转机,一个本地女生,带着她的亲友团五六个人冲了过来,也被拦住,人家老外当然不吃这一套,她爸爸冲上来就撞着那警卫说:“我他妈才不管你们什么早到两小时!我女儿必须进去!”那警卫突然就有些害怕了,因为这位爸爸是典型的澳洲粗男,于是那警卫妥协说:“好吧,我进去问问主管。”这时候其实门口已经聚集了好几个学生,而且也有好几个工作人员,VERONICA的爸爸(一个上海人)冲上去对一个工作人员大喊中文:“为什么不让进!这对我女儿很重要!你们这样是没道理的!”顿时我跟JENNY在一旁黑线……这都行啊……而且那个工作人员非常为难地看着他说:“Sorry, we can understand...come down”(抱歉,我们能理解,冷静一点)我们顿时又黑了,这都能沟通!强!

    等了好几分钟后,那死胖子终于回来了,然后对那个白人女孩招手说,“进来吧”,我跟VERONICA也连忙跟进去,因为我最靠门边,所以第一个走进去,结果他就把我拦住,让那个白人女孩先进去,才让我进去,我刚转身想拉VERONICA,结果竟然就被他拦住了,在我和那个白人女孩身后,两个亚洲人被拦在了门外……

    进去后,先到前太注册,大概花了三十秒,然后进去穿学士服,又花了三十秒,总共不超过两分钟,就这样,他竟然说之前的十五分钟不够用?!我操他妈的!然后我们被带去四号门口等着,因为里面已经开始了,此刻差不多11点多几分的样子,所以我们不能进,必须等时机,结果我发现,又有其他几个迟到的老外被放了进来。差不多等了十分钟左右,VERONICA过来了,但是她没穿学士服,我顿时觉得很奇怪就上去问,她告诉我,那死胖子拦着她就是不让进,说什么“别人都有理由,像是BUS晚点什么的,你没理由不能进”我顿时就觉得好操蛋啊!我跟那个白人女孩根本没说过什么理由,但是因为那个白人女孩的家长一闹,他就放她进来了,而我因为比那个白人女孩先来,他不放我进去就说不过去,所以也放我进来,但是VERONICA就吃了大亏了,这时候出来另外一个女的管理人员,VERONICA的BF再次跟她们求情,这时候因为我这边在排对,就没能再跟他们谈下去。最后等了差不多二十几分钟才放我们入场,正好是IT的人在上台领证书,等轮到我们QCA的时候其实又过了差不多半小时左右。之后还好看到VERONICA也上了台。

    结束后碰到VERONICA一问,她说当时她爸爸太恼火了,就冲上去拉那个门,结果把人家管理人员吓到了,怕他闹事,就让她进来了。我们都觉得很郁闷的是,与其把我们拦在门外废话,早点放我们进去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么!而且进去后两分钟就可以把所有事都干完,之前虽然说要提早两个小时,但是那是因为人多吧,我们这时候只有几个人啊,15分钟难道还不够用?!真他妈的操蛋!最重要的是,我确实觉得那个死胖子在歧视亚洲人!我们说了那么久都没用,人家白人一来就放行了!真他妈的FXCK!说实话我当时憋了好多脏话啊……OTZ……

    结果也没换上衣服,就背心和牛仔裤上去领的证书……OTZ……真不知道我买那裙子干嘛……估计这辈子也不会穿的……其实一开始还有点担心自己这么穿会不会太随便,后来一看,也不是没有人这么穿嘛……有个白人的研究生穿着特卡通的破T恤照样上去了……OTZ……虽然学士服可以遮住大半,但是前襟一条到底都是敞开的,所以穿啥衣服一眼就能看出来。

    出来后找朋友们照相,结果人太多,根本找不到人,最要好的几个虽然照到了,还是有些遗憾的……

    最后和JENNY一家去CITY吃饭,我穿的是双有点跟的皮凉鞋,走不了多远就脚疼得不行了……我就是穿不成有根的鞋,结果好不容易撑到回家,发现脚上磨出六个水泡……OTZ……太OX了!郁闷死……

    多事的一天结束了,无论如何,我毕业了!这才是最重要的!后天的飞机我就回家了!\=v=/